1. imtoken-imtoken钱包-imtoken新版App官网下载 > 数字钱包 >

数字藏品为啥这么“火”?

长信宫灯、榫卯微缩桥、木版画、唐三彩。。。这些中国传统文化遗产和技能的结晶,用户可以通过移动应用程序永久保留它们作为数字收藏。随着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现实拓展等技术的发展,以数字收藏为代表的数字文化创新形式在年轻人中流行起来。专家表示,数字收藏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面临技术、综合应用、产业生态、法律需要完善和成熟等问题。应尽快制定相关准入制度,特别是防止交易炒作,加强标准化管理,促进数字文化产业健康发展。
用户收藏成就感
看看我收集的长信宫灯有多漂亮!打开一个移动应用程序,文化博物馆爱好者陈先生展示了河北博物馆出售的3D数字收藏品——长信宫灯。金色的女佣灯形象悬挂在手机屏幕上,用户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看。
该应用程序还有几个在线展厅,展示了陈先生收藏的其他数字收藏,如河南博物馆出售的好猫头鹰、国际奥委会官方授权的冰墩数字盲盒等。用户可以在线云访问。陈先生说,购买数字收藏已经成为一种日常习惯。偶尔给亲戚朋友一个收藏,他会有成就感。我最多花10元买这个东西。
什么是数字收藏?根据行业定义,是指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作品和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发行、购买、收集和使用。简单地说,数字收藏品在区块链上拥有唯一的标志和所有权信息,相当于在链上拥有虚拟身份证、图片、音乐、视频、艺术等。
目前,数字收藏的覆盖范围包括文化旅游、体育、艺术、娱乐、时尚游戏等。紫禁城、国家博物馆、湖北博物馆、湖南博物馆、河南博物馆等机构推出了数字收藏服务。相关数据显示,全国调查文物数字化比例为44.11%,其中珍贵文物数字化比例为67.82%。
随着北京冬奥会等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人们对体育的热情也越来越高,相关的体育数字收藏品也纷纷出现。例如,反映中国古代体育精神的《女士蹴鞠图》、首届北京马拉松纪念奖牌、纪念章、杭州亚运会吉祥物、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的亚运会之勺等。
年轻人受欢迎是主要原因。
市场对数字收藏形式的发展非常乐观。据媒体统计,中国已正式推出50多个数字收藏平台,腾讯等企业纷纷推出数字收藏发行平台。
为什么数字收藏如此受欢迎?从技术角度看,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扩展现实等技术的快速发展,为文物等文化创新形式奠定了技术基础。
记者注意到,大多数数数字收藏平台都表示基于区块链技术,如腾讯的信链、百度的超级链、京东的智能链等。相关研究报告认为,以区块链为核心的数字技术可以规范数字内容标准,明确数字内容的所有权,完善数字博物馆的建设,将成为新一代文物数字化的基础设施。
从观众的角度来看,数字收藏的出现使用户,特别是年轻一代,能够以便宜的价格拥有和欣赏优秀的艺术作品,满足年轻人在数字空间、社会需求和价值审美的消费习惯。
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李女士曾购买过敦煌飞天等数字收藏品。有一次,我的朋友非常喜欢它,所以他把它转给了她。在李女士看来,收集数字收藏就像收集《水浒传》卡片和56张民族主题邮票。朋友们经常互相展示和转移,因为他们有同样的兴趣。然而,他们过去收集的是实物,但现在他们已经成为数字产品。
专家认为,数字收藏作为一种文化创新形式,以更年轻的体验传递文物背后的历史文化,有利于促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型和创新发展。
记者了解到,相关企业密集推出数字收藏平台和收藏,主要关注数字收藏和区块链技术在版权保护、数字艺术收藏等领域的广阔市场前景。其次,被视为互联网土著人的Z一代(指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一代)充分接受了数字艺术,企业数字收藏的布局有助于获得Z一代的关注和流量。
加强管理,防止炒作。
中央财经大学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区块链技术激活数字文化遗产》总结了中国数字收藏的意义:一是合规可控,创造了新的确认、可追溯的文化消费;二是企业有足够的独立研发技术保障,相关区块链授权发明专利排名世界前列;三是用户规模优势;四是双赢合作,保护传统文化,继承传播效率更高;五是数字收藏能耗极低,低碳环保。
目前,数字收藏的发展正处于起步阶段,一些问题开始出现,如数字收藏所有权混乱、数字收藏内容质量不均衡、消费者权益难以保护、交易炒作风险等。
为了防止虚拟货币交易的投机风险,一些互联网企业和平台最近积极加强监管,规范了投机和二次销售数字收藏的官方账户和小程序。相关企业还提醒用户注意欺诈风险,反对数字收藏的投机,抵制以数字收藏为名的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违法行为。
数字收藏的发展涉及创造力、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科技创新、版权、数据等方面,需要找到正确的目标和突破。今年全国政协委员建议完善数字收藏相关立法制度,明确相关业务活动的基本属性;相关部门制定数字收藏交易平台准入制度,提高交易平台建设的行政审批门槛,监督管理交易平台区块链算法、交易数据,避免部分犯罪分子通过数字收藏交易平台、非法经营,侵犯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燕东生认为,要明确政府、文化单位、企业和公众在数字收藏发展过程中的关系和利益,解决文化资源共建共享、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促进数字文化产业健康发展。

本文来自互联网发布,不代表比特币交易平台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www.xmxyk.net/a/shuziqianbao/1634.html